公募密集换帅:人才困局背后的行业隐痛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以人才为核心资本的公募基金业,深谙这句古语的意味。所以,今年基金行业高管的频繁变动,格外牵动人们的视线和神经。

  有媒体称,许小松将离开国联安转会招商基金,而招商基金此前掌门人成保良有意出走公募投身产业投资基金。此前,可靠消息称华夏元老郭树强空降天弘基金。

  记者获悉,目前,包括国联安、中海、国海富兰克林、申万菱信在内的沪上五家基金公司都在通过猎头从外部寻觅总经理。

  根据基金公司公告粗略统计,今年以来,有23位公司高管涉及19家基金公司发生了高管变更。

  群体性现象发生时,必然牵涉到整体生态问题。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基金公司高管离职,从个人轨迹上看,他们已经走到了目前职业生涯的巅峰或者瓶颈,寻求其他的出路很正常。但是,在基金行业走过十多年的时候出现这种群体现象,值得深思。”

  看似单纯人才困境的背后,实际蕴含了行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中小基金的生存困境、股权变更及股东纷争、行业吸引力下降,等等,无不透射出公募基金业的隐痛。

  一位基金大佬说,当人才流失成为一个行业问题时,我们就一定要认真反思问题出在哪里。把范围扩大,当基金行业密集换帅成为一个群体现象时,更值得关注与思考。

  换帅迷局中,或可把脉行业发展中的多个问题症结所在。

  ⊙本报记者 郭素

  存量游戏 中小基金换帅求生

  近日,华夏基金郭树强空降天弘基金成为行业人事变动的爆炸新闻之一。权威消息人士证实,华夏基金元老级人物郭树强已于近日向华夏基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申请并获得通过,目前已经在天弘基金办理了入职手续,只等在监管部门走完程序后公司的正式委任。而此前1月22日,天弘基金公告总经理胡敏因任期届满出于个人原因离职,暂时由董事长代任。

  据悉,郭树强是华夏基金资深元老。其在华夏基金筹备期间即进入公司,任职13年有余,离职前是公司投资委员会成员之一,属于公司核心管理和投研人员,离职前掌舵机构部,主要负责专户、企业年金等机构投资业务。

  而资料显示,天弘基金成立于2004年,目前旗下管理着6只基金产品,资产管理规模仅在70亿元左右,在行业中排名后四分之一。

  从公募老大哥华夏转投一家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小型基金公司,郭树强此举引发热议。“如果从待遇及安稳度等方面考虑,天弘肯定不如华夏。郭树强空降天弘,可能更多的是从自身事业发展出发,希望借壳天弘,开辟事业上的另一个高峰。”上述权威人士如此评论。

  而天弘基金的意图则更明显,希望通过郭树强引入全新的管理经验和投资理念,促使天弘基金进一步长大与发展。据悉,天弘基金董事会在此前与郭树强的协调沟通中给予了其极大支持,包括投研团队整合、渠道和市场等部门的重新配置等,可以说,畅通的平台给郭树强即将展开的大换血减少了不少阻力。

  一边是希望通过引进新掌门扭转颓势,一方面是希望借壳实现自身事业的华丽转身,当天弘基金破釜沉舟求发展的决心遇上郭树强二次创业的豪情,在二者的碰撞下天弘基金发生怎样的变化,还需要时间去检验。但可以确定的是,关于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如何求生求变,中小基金公司已经在战略层面做出思考,并果断的迈出了实践的步伐。

  事实上,天弘基金引进郭树强只是今年以来中小基金密集换帅的一个突出代表。统计显示,1月17日,雷学军出任益民基金总经理;1月29日,民生加银基金总经理张嘉宾因个人原因辞职,董事长杨东代任;1月26日华富基金公司更换董事长,原董事长出任总经理;3月4日,万家董事长孙国茂、总经理李振伟同时任期届满,分别由毕玉国、杨峰接任;3月11日,金元比联总经理易强由于个人原因离任,邝晓星代任;3月30日,长盛基金公告总经理陈礼华因个人健康原因离任,副总周兵代任;5月4日,申万菱信发布公告称原总经理毛剑鸣已因个人原因离职,由董事长姜国芳代任总经理一职;同天,国海富兰克林也公告表示总经理金哲非离任,由副总经理李雄厚代任总经理职务;此外,当天光大保德信公告称副总经理袁宏隆因个人原因离职。5月23日,金元比联基金公告张嘉宾出任总经理,此前,张嘉宾为民生加银基金总经理。

  可以说,中小公司密集换帅,成为今年以来基金业人员变动的一个新变化。对此,相关人士表示,这与基金业目前的“存量游戏”下的生存窘境密不可分。

  “近几年虽然新基金发行不少,但总量无明显变化,赎老基买新基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情况。在行业此种状况之下,中小型基金公司在品牌、实力方面的没有太大优势,反应在公司管理层面,高管的压力就显得比较大。这是一些中小基金公司高管频繁变动的重要原因。”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曾令华表示。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王群航也认为,本轮高管特别是总经理调整多发生在中小基金公司身上,这些公司在过去几年大多业绩平平,规模增长缓慢,不少公司成立后一直未能摆脱亏损局面,更换高管或许有助于摆脱目前的窘境。

  “存量游戏”的说法很贴切,实际情况确实如此。数据显示,2010年新发基金175只(A、B分开计算),但2010年年底基金行业总规模为2.44万亿,相比2009年的2.6万亿下降约6%,行业规模未因新基金的大量发行实现增长。

  同时,2011年基金一季报显示,排名前十位的基金公司管理规模高达1.16万亿元,占公募基金行业比重达48%,行业资源向大型基金公司集中,中小基金公司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不过,关于中小基金换帅求生能否起到很好的效果,有分析人士认为不能一概而论,从个案上看,换成功的和换失败的都有,目前没有权威的换帅与公司业绩影响的实证分析统计。

  “市场出现过换帅之后取得较大发展的例子,比如国联安基金,此前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公司,许小松的三年功不可没,重造了公司核心团队,加强了对产品设计和投研团队的投入,产品业绩和规模都有提升。”上述分析人士补充道。

  作别公募 人才流失的困境

  又一公募标杆式人物出走!日前,招商基金总经理成保良已经确认即将离任,国联安许小松将接任招商基金总经理一职。

  虽然成保良及招商基金均希望以低调的姿态应对这一变动,但是,成保良在公募基金的地位及身份注定他的离开会引发满城风雨。

  成保良2002年开始加入招商基金的筹备工作,其后在招商基金总经理职位上坚守8年。从41岁到50岁,成保良花费9年时间与招商基金及公募行业携手共进,对于仅走过12个年头的公募基金业来说,成保良无疑可以称作为元老级人物。

  “在公募基金行业,能与成保良一样坚守9年的人物屈指可数,像南方的高良玉(微博),博时的肖风,易方达的叶俊英,他们都绝对算得上行业大佬。”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外界传言,成保良的离开与招商基金的外资股东投资理念的矛盾冲突有关,而最近一两年招商基金的业绩乏善可陈也许是矛盾的导火索。事实上,截至目前,招商基金在社保基金、企业年金和专户业务上表现不错,但是在公募基金业务上虽然有19只基金产品,但缺乏拔尖选手,这造成招商基金公募规模徘徊在行业20多名的水平。

  但历史的另一方面是,成保良促成了第一家合资基金公司的落地、开创了最早的伞形基金、较早提倡了价值投资,伴随公募基金的发展,他没有停止过探索与创新的步伐。

  九年招商路,历史功过随着成保良的转身离开随风而去。但是,不得不引起关注的是,正是这样一位元老级人物,在坚守后的第九个年头选择了出走公募——据悉,成保良将成为上海瑞力投资有限公司主要筹备人,该公司是上海国际集团按照上海的QFII-LP政策发起设立的本外币产业投资基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